十堰新闻频道 首 页 新闻中心 十堰要闻 县市区新闻 乡镇新闻集锦 图片新闻 南水北调 汽车·汽配 社会新闻 法制新闻 媒体看十堰 民俗文化 招商引资 武当道茶 人物风采
民俗文化网 首 页 民俗新闻 民风民俗 民间文化 民俗研究 民俗旅游 民俗收藏 民俗书林 民歌之乡 民俗摄影 文化遗产 文化生态 武当文化 房陵文化 我要投稿
诗经尹吉甫文化网 首 页 诗经文化 尹吉甫研究 二南研究 风雅颂研究 民俗与诗经 文学与诗经 名人与诗经 社科与诗经 美学与诗经 诗经注释 摄影图片 诗学园地
理论实践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理论实践 > 正文

秦汉泌尿生殖功能之“肾”概念简释——原始中医学脏器形态学之四

发布日期:2013/11/2 23:33:20 编辑:刘玲 来源:秦汉医学文化网 点击率:2534次

现代人体解剖、生理知识中,关于泌尿系统和生殖系统的概念是不同的。但在秦汉时期,由于科学技术的原始,人体解剖知识的局限,以及在尚无条件观察、分析泌尿之肾、生殖之肾(当时睾丸亦名肾)以及尚未规范器官(肾与睾丸)命名的前提下,或者撰《素问·上古天真论》作者忽视了睾丸亦名肾,在讲生殖生理时,只讲肾而不点明睾丸,给后人误将生殖生理功能全部嫁接于泌尿之肾留下了想象的空间。加之后世医家根据自己对有关生理现象的认识,考虑到临床医学理论发展的需要,人们便在这一基础之上凭想象扩大泌尿之肾的生理功能,造成泌尿、生殖之肾解剖概念的错位,于是肾生水、肾主骨、肾藏精、肾主蛰封藏之本、精之处也等等认识都嫁接于泌尿之肾,都见于今本《内经》的许多章节之中,甚至发展为肾阴、肾阳、真水、真火,混淆了泌尿与生殖概念,严重影响了中医学理论的发展,两千余年来历代医家都没有澄清泌尿之肾、生殖之肾——睾丸的本意。

古代医家记载泌尿之肾的解剖部位有三,很少讲解泌尿生理。今本《素问·脉要精微》载“腰者,肾之府。”它很可能是后世医家为探讨疾病诊断而补入的。今本《灵枢·五色》:“夹大肠者,肾也,当肾者,脐也”也应看作是泌尿之肾解剖部位的记录。《难经·四十二难》:“肾有两枚,重一斤一两,”这样大的肾,虽未讲明解剖部位,也应是讲主泌尿的肾。

关于主生殖生理之肾的形态及其解剖部位,在传统中医理论中,从来未见相关探讨。《素问·上古天真论》:“女子七岁,肾气盛,……二七而天癸至,……月事以时下,故有子。”指出:女子“七七……天癸竭,地道不通,故形坏而无子也。”又讲:“丈夫八岁,肾气实,……二八,肾气盛,天癸至,精气溢泻,阴阳和,故能有子。七八……天癸竭、精少,肾藏衰,形体皆极。”不难看出《上古天真论》的作者将男女之生殖功能都嫁接于解剖部位不清的“肾藏”了。《素问·水热穴论》在前三百字的字里行间讲解泌尿之肾与水肿的关系,如“肾者,胃之关也,关门不利,故聚水而从其类也,上下溢于皮肤,故为胕肿,胕肿者,聚水而生病也。”《水热穴论》所载之肾与《上古天真论》所载之肾在生理功能上是有别的。它们都未讲明肾的解剖部位。从传统中医理论发展的长河分析:在临床上将其分为肾阴、肾阳、肾亏、肾气、肾阴虚、肾阳虚等等,它们的基础应该在主持生殖生理之肾,或者属于内分泌系统的肾上腺。

但在传统观念中,“肾”的解剖部位已离开了“腰者,肾之府。”“夹大肠者,肾也。”“肾”已是一个虚构的形体了。这种结局应是中医理论在发展中的一个悲剧。它无法解释“醉以入房,以欲竭其精”的精之产地,不可能讲明“精之处也”的具体部位。我们注意到《灵枢·刺节真邪》“……津液内溢,乃下留于睾,……”讲的是睾丸鞘膜积液及放水疗法,《灵枢·五色》“……下为卵痛,其圜宜为茎痛,……狐疝溃阴之属也。”在《内经》中讲睾、卵者不少见,说明秦汉医家们已经注意到男性阴茎睾丸()的生理病理现象  了。假如能用睾丸来解释“精之处也”,那就合乎人体生殖生理了。

为了解开肾、睾丸生殖生理这一奥秘,我们曾考察过殷人发明‘去势术’的过程[严健民  先秦中医泌尿生殖生理概述  中国中医基础医学杂志2005(4)245--249],好在三十年前长沙马王堆出土一批医书,《养生方》讲:“到春,以牡鸟卵汁弁”。牡鸟卵即公雀的睾丸,如“公鸡卵”在鄂西北民间作为壮阳验方之一,至今仍在流传。《养生方》第89行“阴干牡鼠肾,……以捪男女。”牡鼠肾,即公鼠的皋丸。可见秦汉时期人们已将牡鼠的卵(睾丸)命名为肾:与《养生方》同时出土的《五十二病方》有“肾疽”一名,在治疗穨疝时有一方强调“纳肾于壶空中,”这里的“肾”之名都指男性睾丸(严健民《五十二病方注补译》、中医古籍出版社2005.第一版139113117),当我们澄清了在秦汉时期睾丸亦名肾的时候,《上古天真论》中:“男子二八肾气实”就是讲男子十六岁时,睾丸已经发育成熟,是“精之处也”的地方了。《内经》中的“肾藏精”便由此而来。用睾丸 ()直解《内经》中相关之肾,或者进一步明确,秦汉时期睾丸亦名肾,这样秦汉时期的“男子二八肾气实”之“肾”就有形态学可考了,传统中医理论中的许多生殖生理问题就好理解了。

秦汉时期“精之处也”的“肾”之形态学主要指睾丸。

但《内经》中的“腰者,肾之府”,“夹大肠者,肾也,当肾者,脐也”,以及“肾有二枚,重一斤一两”,“肾生水”等都讲泌尿之肾无疑。在传统中医理论中的“肾阴、肾阳、肾阴虚、肾阳虚”等,结合现代解剖生理知识分析,它们与泌尿之肾显然无关。细思之,切不可忽视“肾上腺”、“肾上腺素”、“丘脑、垂体、肾上腺轴的调节作用”。此外,睾丸雄性激素、卵巢雌性素对正常人体生理机能的调节影响也是不可忽视的。中医素有“外肾(睾丸)”之说,但“外肾”从未归入中医正史。由此,我们明确提出在未来的中医生殖生理理论中创建以下概念。

内肾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泌尿之肾概念,主泌尿之相关生理。()

      肾上腺、肾皮质激索概念,丘脑、垂体、肾上腺轴概念,参予内分泌调节。

  外肾睾丸∕卵巢生殖之肾概念。含丘脑、垂体、睾丸轴;丘脑、垂体、卵巢轴。其人体解剖,生理根源,建立在殷商男性“去势术”与女性孕、产、育医学及两汉睾丸名肾基础之上。李益生教授《论男性奇恒之府》文中讨论了“精室”即精囊,很有说服力。

    以上概念,权作引玉之砖,供学术界讨论参考,盼请指正。(严健民)

Copyright © 2013-2020 秦汉医学文化网 All rights reserved.
地址:湖北省十堰市人民路太和医院 联系人:严健民,刘伟 投稿邮箱:38702578@qq.com